“玩游戏也能赚钱?”“电竞也配算运动?是残奥会项目吗?”面对近些年发展迅猛的电子竞技,很多人不屑的发出了质疑,“电子竞技有什么意义?”

是啊,这是一个让人有些难以启齿的话题,因为从纯功利的角度出发,一切体育竞技都是没有意义的。22个男人在草地上疯狂的追逐一个皮球,有什么意义呢?一个莽汉用尽一生的力气,去举起一堆沉重的金属块,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我还想问,你说几个老大爷聚在一桌子前,研究刻着“车马炮”的小木块怎么摆,有什么意义呢?一大堆黑白相间的石子,围来围去的又有什么意义呢?怎么就还出了受人敬仰的大师了呢?

那我就还给问了,你说一大群人挤成一团,看着台上的同类发出有调调的声音,有什么意义吗?劳民伤财的搭建各种古代街道,只为了在屏幕上讲述一个虚无缥缈的老故事,有什么意义吗?最后,你点开这里,看到了我这些不痛不痒的文字,也不过哈哈一乐,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想,唯一的意义大概就是“它们都很有趣。”让人之所为人,不同于一般动物,可以在吃喝生存之外,追求一个更为丰富多彩的世界,创造出超越自然的乐趣。

有趣,这就是电子竞技的意义,一次逆天的操作就像一个精彩的过人,一次精妙的配合就像一曲和谐的乐章,一场惊险的翻盘就像一部荡气回肠的史诗,让参与者与观看者都为之愉悦。

小时候有一件事很让我很费解,为什么很多女人的重男轻女思想会比男人还重?虐待起女儿居然更狠。长大后才明白,有些女人一生受尽屈辱,对女人命贱的认识已深入骨髓,甚至比男人还深刻的多……想来这种自轻自贱的人生观,真是种莫大的悲哀。

然而不幸的是,如今中国的电子竞技正面临着同样一种悲哀。不但游戏圈外有大量的卫道士始终戴着有色眼镜,肆意污蔑贬损,甚至在圈内也有众多的玩家,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爱好,觉得游戏配不上竞技体育之名,对那些靠电竞走上人生巅峰的选手也是各种鄙视,实在让人有些心寒。

Miss作为中国最成功的电竞主播之一,新年前以2000万的天价签约某直播平台(这一数字其实有水分),引来了巨大争议,香港《大公报》带着浓浓的醋意质问,“这些玩游戏的对社会有什么贡献?凭什么赚那么多钱?”居然将女主播的成功归结于大陆的扫黄行动,认为这些主播填补了色情产业的空白,不屑的称“电竞主播的门槛其实不高,只要面容姣好、会玩游戏,随便发发嗲、卖卖肉就能赚钱~”甚至还要为“苍老师辛苦献身拍片还不如玩游戏赚得多”而鸣不平。

《大公报》这样的论调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见不得别人的高明,小人也,看不到别人的汗水,傻逼也,本是不值一辩的粗鄙诳语,但小编却在后面的评论中,尴尬的发现了大量叫好的玩家,纷纷义愤填膺的痛陈着电竞之弊……

这就是中国的电子竞技,以一帮不学无术的“坏孩子”为种子,以乌烟瘴气的网吧为土壤,在家长们的警惕中发芽,在陶叫兽们的妖言中成长,在官方的模棱两可中壮大,又在玩家们的自我怀疑中跌跌跌撞撞的走向了辉煌。

如果说曾经的电子游戏被视为洪水猛兽的话,那么披上了体育外衣的电子竞技,在很多人眼中仍不过是衣冠禽兽而已,始终还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只因为在电子竞技背后,在电子游戏前面,还写着一个“玩”字。

笔者的中学时代曾非常热衷于足球,可惜天赋很差,踢了几年也没啥长进,始终只是后防上那种“肉弹工兵”,但那时的我并不在乎,只要能在场上奔跑就非常满足。

直到学校开始举办足球赛,事情开始发生了变化。因为糟糕的表现,几场下来就被死死的按在了替补席上,只配静静的坐在场边,心中充满了失落与羞耻,生怕有人注意到我这个没怎么上过场的失败者,背着这样沉重的心理负担,就算偶尔再上场,我也感觉不到快乐。

这就是竞技,任何一种游戏对任何一个人升格为竞技的那一刻,它就不再只是玩玩那么简单了,其中开始承载起太多的理想、荣誉与责任,你会感到压力、疲惫甚至是折磨,而你无法逃避这一切,为了胜利或者生存,必须坚持到最后。

所以别再说“玩玩游戏就能赚钱”这种傻话了,坦白讲,一般玩家和电竞选手玩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游戏,同传统意义上的体育运动一样,主要的区别不在规则和器械,而在于对待比赛的态度。

普通玩家输掉一场游戏,大都只是心中不爽,最多把键盘给吃了,但电竞选手输掉一场比赛则往往意味着更多,他可能因此错失了一个冠军,一比丰厚的奖金,甚至短暂职业生涯的未来,那种压力与绝望,远非看客所能体会。

电子竞技并不好玩,或许一开始都是因为爱好而入行,但若真想以此为生,其中的艰辛可不比任何其它项目要少。以和DOTA为例,职业选手若想充分的保持竞技水平,每天至少要保证10个小时以上的高强度训练,且游戏玩家普遍还有一个通病,昼夜颠倒,因此职业选手的主要睡觉时间也通常都在上午。就这样和一群老爷们蜗居在一个屋檐下,每天不分日夜的与电脑为伍,一般人恐怕半个月下来就给吐,然而职业选手其实……也一样啊。

高强度的训练之外,与传统运动员相比,电竞选手往往还要面临更多的特殊压力。

首先还是社会认可度低这一老问题,来自社会、学校和家庭的压力几乎困扰着每一个电竞选手,大部分人仍无法正视他们的事业,只轻蔑的视之为“一个玩游戏的”。

然后便是电竞选手的职业风险非常大,黄金年龄一般在24岁之前,与高中和大学时段高度重合,所以成为电竞选手几乎就意味着放弃学业,同时一款电竞游戏通常也只能火爆五年左右,能否适应游戏的变迁考验着每一个选手,这进一步加大了职业风险,实际上留给每一个选手出成绩的时间并不多。

最后便是电子竞技的残酷性,其实任何竞技体育都是残酷的,只是传统的体操跳水等从一开始就将大部分人拦在了外面,电竞的进入门槛则较低,但这不代表成功难度也低。付出巨大精力当然是必须的,其次你还必须给有天赋(这其实也很残酷,大部分受众广泛的项目拼到最后往往真的是在拼天赋,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弥补)和运气。最终如果能有幸挤进顶尖行列自然名利双收,可一旦失败,则可能摔的粉身碎骨,而后者自然是绝大多数,竞技体育说到底都是赢家通吃的游戏。

著名职业选手“草莓”23岁退役时就表示,其实大部分职业选手薪资非常低,拿不到比赛奖金的话生存都无法保障,但在中国真正有实力争取比赛奖金的只有不超过20个人。

有一个人跑步很快,赢了村里所有的人,成为了村里的跑步王,他很开心,但并不满足,他很想知道有没有人能跑的更快,或者想证明自己是整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跑的最快的人,这大约就是竞技的起源——对于自己喜爱的事物,人类渴望追求它的卓越。

如今这个世界上有着无数的人在玩着电子游戏,既然我们如此热爱这样事物,为什么不把他做到最好呢?我们很自然的想知道这款游戏谁玩的最好?到底能好到什么样的程度?有谁能打破他的统治?这本身就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同奥林匹克“更快更高更强”的格言没有本质区别,都是一种追求卓越的正能量。

在林书豪看来,《Dota2》中的许多团队配合非常有趣,同篮球没有本质区别

但别人跑的多快,跳的多高,游戏打的多牛逼,拿到什么冠军,打破什么记录,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要总拿民族荣誉感来说事,在笔者看来,竞技体育最打动观众的还是那些奋斗着的人。

一个人付出巨大努力,克服重重困难,始终坚持自己的梦想,最终取得成就,证明了自己的与众不同,这才是竞技体育最让普通大众为之动容的。

就像上文所说的,电竞一点都不好玩,做出这个选择需要勇气,坚持这个选择需要毅力,一个电竞选手要顶着多少质疑与不屑,熬过多少不安的夜晚,才有可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当你摘掉自己的有色眼镜,放下心中的自卑,冷静的看待这一切,你会发现这真的不是一个关于贪玩的故事,这就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一个关于追梦的故事。

很多人身边都有这样一群人,当年在学校时他们是球场上的明星,威风八面,叫人敬仰,而如今他们只是某个普通岗位上的普通员工,再看不出一点当初的英姿,平凡的让人犯困。

这世上踢球的人多了去了,最后成运动员的能有几个?会下棋的人多了去了,最后靠这个发财的能有几个?我说这些只是想再次强调,竞技体育虽然饱含正能量,但真是风险极高的选择。

电子竞技的载体是电子游戏,进入门槛低且充满吸引力,受众极广且多是易冲动的青少年,因此近些年开始做电竞梦的少年也越来越多,当然绝大多数最后都把自己给玩死了,耽误了学业与青春,叫人惋惜。

小孩子参与游戏较多,容易陷入电竞的美梦之中,但其实他们根本没有看懂电竞为何物

在这里笔者确实要再次再次向那些追梦少年们强调一点,和所有竞技体育一样,一旦你做出了选择,它就不再只是游戏那么简单,电竞这条路非常不好走,尤其是在这个行业本身还相当不完善的情况下。

去年《DOTA2》邀请赛的总奖金额已达到了1000万美元,冠军队伍可独得500万美元的奖金,上千万的观众量也已足以傲视体坛了,这一切前所未有的成就确实让人们看到了电子竞技的巨大潜力与美好未来。

然而在表面的繁荣之下,我们也必须谨的看到,电子竞技毕竟非常年轻,因为热钱的涌入而迅速膨胀,这之中参杂着太多忘乎所以的泡沫,在基本制度、规则上都存在着太多的隐忧。

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凭借自身优势,亲自主导起了电竞比赛,行业第三方无从建立与插手,让很多赛事在公正性上备受质疑,甚至沦为了某些游戏的宣传活动;电子游戏频繁的更新换代与版本变动,虽新意不断,但稳定性偏低,这既是电竞的优势,也是劣势;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较为短促,且大都难以兼顾学业,退役之后的出路如何,现在基本没有完善的保障体系。

WCG之后,电竞发展缺乏一个有力的第三方监督,这对于竞技体育的发展非常不利

虽然中国在电竞上的成绩一直不错,但在制度化方面则都要落后的多,面临着更为混乱的环境,选手大都没什么保障,没有成绩随时滚蛋,有时一个战队比赛打着一半居然就没了,而拖欠工资、恶意挖人等现象也是屡见不鲜;近些年随着王校长的强势插入,直播平台的金元推动下,电竞选手的薪资5年翻了50倍,知名选手更是身价爆棚,与之对应俱乐部以及赛事的运营费用也跟着猛涨,变得越发烧钱,成为了土豪的盛宴,然而当有一天热潮消散,理性回归后,是否真的能留下一个良性的电竞体制,令很多从业者感到忧虑。

同时中国电竞还存在着一个非常畸形的现象,就是做电竞解说普遍要比做电竞选手更赚钱,这让很多选手大为不平,有些干脆退役去当解说,收入果然激增,而且还轻松了许多,这着实令整个电竞行业感到尴尬,让很多追梦的电竞选手感到无可奈何,也从侧面进一步说明,电子竞技还是一块很不成熟的市场,处于草莽的膨胀期,利益非配存在很多偶然性与盲目性,有多少成功的机遇就还有多少坑爹的陷阱,能成为角儿的反正就那么几个,大部分人注定都是炮灰。

常听说“如果人人都去搞电竞,这个世界就灭亡了”之类的论调,说白了都是带着有色眼镜,无法用平常心去看待电竞与游戏,想一想,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去踢足球,这个世界不也就灭亡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去上大学,这个世界还能玩得转?但真的会有那样一天?人饿了还不先急着吃饭吗?

偏见,一直是电竞发展路上最为沉重的枷锁,不过历史的车轮始终是向前的,我们欣喜的看到在重压之下,电竞与电子游戏都一直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着,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电子竞技是一种严肃的体育项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