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生自杀、逃学人数创历史新高疫情加重日本社会顽疾

日本文部科学省13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度日本全国自杀儿童数量突破400人,中小学生中拒绝上学的“不登校”生也超过了19万,双双创下历史新高。自杀者中,小学生有7人,初中生有103人,高中生有305人,比前一年度增加了近100人。“不登校”学生数量增长同样显著,比前一年度多出近1.5万,出现8年连续增长的态势。

据调查,在所有自杀儿童中,原因不明者多达218人,占到一半以上,很多孩子可以说是不明不白地死去。其他导致自杀的原因中占比较高的主要包括“家庭关系不和”“罹患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担忧学业前途”“遭受父母叱责”等等。

日本文部科学省儿童学生课课长江口有邻认为:“从调查结果看,疫情导致的学校和家庭环境的变化可能对孩子们造成了巨大影响。那些原本在家中感觉已无容身之地的孩子们会把学校当成寻求喘息的天堂,但疫情导致的停课让他们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尤其是自杀者数量的增加令人极为忧虑。”

疫情对于成年人来说也就这样,但是可能给孩子造成了重大影响。正是多愁善感的年纪,却被迫关在阴郁的世界里生活,只希望未来能够让孩子们正常生活少受些苦。

日本广播协会(NHK)援引日本中央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高桥聪美的观点指出,导致儿童自杀的一个重要原因——家庭关系不和与来自父母的责骂,在疫情导致的居家隔离与远程办公环境下呈现加剧态势。与此同时,通过与小伙伴们见面纾解压力的做法也无法实现,两者相互作用导致了自杀案件增长较快。

在日本,“不登校”是有着明确划定标准的,即指每年缺课天数超过30天的情况,但不包括因疾病、家庭经济原因和防疫措施限制未能到校的情况。此次调查中,“不登校”原因中排在首位的是“没有动力、感到不安”,占比达到47%,其次是“生活节奏被打乱”等等。

新冠疫情的蔓延导致日本学校从去年3月开始相继采取停课措施,很多学校直到去年5月都没有恢复线下教学,之后的暑假假期被迫缩减,修学旅行和运动会等活动也被取消,学校生活与往年大不相同。日本专家指出,一些孩子在长期居家后对上学更加失去兴趣。一些非政府组织为“不登校”儿童开设的用于纾解身心压力的设施也因为疫情原因关闭,让这些稍稍获得喘息机会的孩子们再次退回到封闭、压抑的环境中。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欺凌的场所改在了社交媒体。学校作为教育一线在减少网络欺凌方面能力有限。对于‘不登校’学生的社会发展问题,必须通过提高地区福利水平解决。硬件方面的当务之急是扩充预算,与社会教育、家庭教育形成合力提供支持,希望能够好好规划一下预算怎么用吧。”

在此次调查中,另一个备受关注的“校园欺凌”问题7年来首次在数据上呈现好转态势。中小学校和特别支援学校得到确认的欺凌事件降至517163起,降幅达到15.6%。其中列入“重大事态”的有514起,下降28.9%。

但日本文部科学省认为,欺凌事件减少主要是因为疫情导致物理接触减少,学校休假又导致授课时间低于往年,并非欺凌问题本身有所缓解。但一个值得关注的新变化是“社交媒体(SNS)欺凌”显著增加,全年共报告18870起,不仅刷新纪录,更是在最近5年时间里翻了一番。

日本文部科学省13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度日本全国自杀儿童数量突破400人,中小学生中拒绝上学的“不登校”生也超过了19万,双双创下历史新高。自杀者中,小学生有7人,初中生有103人,高中生有305人,比前一年度增加了近100人。“不登校”学生数量增长同样显著,比前一年度多出近1.5万,出现8年连续增长的态势。

据调查,在所有自杀儿童中,原因不明者多达218人,占到一半以上,很多孩子可以说是不明不白地死去。其他导致自杀的原因中占比较高的主要包括“家庭关系不和”“罹患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担忧学业前途”“遭受父母叱责”等等。

日本文部科学省儿童学生课课长江口有邻认为:“从调查结果看,疫情导致的学校和家庭环境的变化可能对孩子们造成了巨大影响。那些原本在家中感觉已无容身之地的孩子们会把学校当成寻求喘息的天堂,但疫情导致的停课让他们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尤其是自杀者数量的增加令人极为忧虑。”

疫情对于成年人来说也就这样,但是可能给孩子造成了重大影响。正是多愁善感的年纪,却被迫关在阴郁的世界里生活,只希望未来能够让孩子们正常生活少受些苦。

日本广播协会(NHK)援引日本中央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高桥聪美的观点指出,导致儿童自杀的一个重要原因——家庭关系不和与来自父母的责骂,在疫情导致的居家隔离与远程办公环境下呈现加剧态势。与此同时,通过与小伙伴们见面纾解压力的做法也无法实现,两者相互作用导致了自杀案件增长较快。

在日本,“不登校”是有着明确划定标准的,即指每年缺课天数超过30天的情况,但不包括因疾病、家庭经济原因和防疫措施限制未能到校的情况。此次调查中,“不登校”原因中排在首位的是“没有动力、感到不安”,占比达到47%,其次是“生活节奏被打乱”等等。

新冠疫情的蔓延导致日本学校从去年3月开始相继采取停课措施,很多学校直到去年5月都没有恢复线下教学,之后的暑假假期被迫缩减,修学旅行和运动会等活动也被取消,学校生活与往年大不相同。日本专家指出,一些孩子在长期居家后对上学更加失去兴趣。一些非政府组织为“不登校”儿童开设的用于纾解身心压力的设施也因为疫情原因关闭,让这些稍稍获得喘息机会的孩子们再次退回到封闭、压抑的环境中。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欺凌的场所改在了社交媒体。学校作为教育一线在减少网络欺凌方面能力有限。对于‘不登校’学生的社会发展问题,必须通过提高地区福利水平解决。硬件方面的当务之急是扩充预算,与社会教育、家庭教育形成合力提供支持,希望能够好好规划一下预算怎么用吧。”

在此次调查中,另一个备受关注的“校园欺凌”问题7年来首次在数据上呈现好转态势。中小学校和特别支援学校得到确认的欺凌事件降至517163起,降幅达到15.6%。其中列入“重大事态”的有514起,下降28.9%。

但日本文部科学省认为,欺凌事件减少主要是因为疫情导致物理接触减少,学校休假又导致授课时间低于往年,并非欺凌问题本身有所缓解。但一个值得关注的新变化是“社交媒体(SNS)欺凌”显著增加,全年共报告18870起,不仅刷新纪录,更是在最近5年时间里翻了一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