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中旬,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做好课外体育培训行业服务监管工作的通知》,对课外体育培训行业服务监管工作有关事宜进行了明确。

其中,《通知》中针对校外体育培训的收费监管规定,引发行业关注。《通知》中明确规定:各地体育行政部门要配合市场监管等部门加强对课外体育培训预付费和招生行为的监管。

那么,培训机构预付费指的是什么?加强监管预付费又能对消费者有哪些切实好处?目前成都的校外体育培训机构报名预付费情况又是怎样的?针对上述问题,记者随机走访了成都市20家体育培训机构,类型涉及篮球、羽毛球、乒乓球、游泳等多类体育项目。从走访调查结果来看,几乎所有机构目前均按照课时收费,一次性所报课时上下限区间在20课时至90课时,且绝大部分体育培训机构表示“报名缴费课时越多,优惠力度越大“。

通俗来讲,预付费是一种交易双方的成交模式,也就是服务方会要求消费者预先支付或储存完整服务所需费用,再来分期享受已经付费的产品或服务。而往往这个产品或服务的兑现时间周期比较长,类似于一种储值扣款的模式。以课外培训机构为例,家长以前可以提前缴费半年甚至是一年的课程,每次上一堂课便结算一节课的课时费,机构直接在缴费余额中进行扣款。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培训机构跑路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培训机构在收取大量家长的课程报名费用后,有的因资金、现金流等问题难以维持经营,有的因合同纠纷无法进行退费,甚至也有机构涉嫌恶意提前收取大量预付费,在收费后关闭校区跑路。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就明确要求“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2020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要求按照课时收费的线上培训机构,每科一次性收费不能超过60课时;按照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而此次《通知》中的针对校外体育培训机构提出的预付费监管同理,只是目前具体细则以及政策落地生效时间尚未给出。

自10月20日以来的一周时间里,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记者随机走访了成都市内的20家校外体育培训机构,涉及跆拳道、篮球、游泳、羽毛球等多种类体育项目。针对此次《通知》中涉及的报名预付费问题,询问了以下体育培训机构的报名收费情况。

从走访询问结果来看,几乎所有机构均是采用课时收费的方式,采取课时收费模式的体育培训占比达到90%,并不会具体规定缴费课程的期限。

以位于成都市武侯区吉福路的华体运动中心青少年羽毛球课程培训为例,如家长报名缴费40节课时培训,在报名缴费后,家长可带孩子自行根据空余时间到球馆进行训练,训练一次就消耗一课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训练馆本身是每天晚上都会有课程排课,主要看家长这边意愿选择周内哪个时间段进行训练,具体时间跟着教练的排课走,俱乐部并不设定固定的培训时间。”

而在此次走访询问过程中,记者发现所有机构均表示有不同课时包的报名缴费套餐,一次性缴费课时越多,价格也会更加优惠。

以乐旋乒乓球(苏宁广场店)培训为例,其课程最少可以报20节课时电竞比赛押注平台,最多则能报名80节课时,上课时间主要看家长和孩子的安排。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课时费单价根据家长一次性报名课时的多少会有所不同,“报得越多越便宜。80节课时是9000多,而20节课时也需要4000多块钱。”记者简单折算下来,两者单课时课时费差距一倍有余。据工作人员介绍,80课时套餐的青少年班每周建议上2次课,1个季度便可消耗完课时。

通过上述统计表能够看出,目前,绝大部分校外体育培训虽说有不同的课程套餐可以选择,但多数会设置课时上限,尽量保证在一个季度左右的时间能够消耗完课时。但仍有极少数机构表示,如果家长有意愿也可以直接报一年的课程。

例如天图拳击馆俱乐部青少年拳击培训,其课程报名分为两个套餐,一是私教课,二是大班课。私教课采取课时收费,训练时间由私教和学员自己定,而大班课则是采取卡次收费,一般是30卡次起售,学员来上一次课就刷一次卡。

位于金牛区万达广场的冰世界滑冰运动馆同样是直接购买刷卡次数,没有课时消耗的时间限制。

另外,《通知》中提到的避免体育培训“应试化”,记者在走访过程中注意到,成都大多数体育培训机构暂时还没有把“应试”作为主宣传点。

仅有天图拳击俱乐部在其宣传中表示,报名青少年全集训练班的青少年,如果技术优秀者,可以参加青少年全集锦标赛,有名次者可在高考中加分或获得一流院校自主招生资格。

另外,海鲸灵儿童恒温游泳馆(金牛凯德店)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如果孩子学校开设游泳课且必须要达标考试的话,游泳馆这边也可以根据家长的需求来进行课程教学安排,但一切都要尊崇孩子的兴趣,且要根据游泳训练的规律来进行教学“会从最基础的蛙泳泳姿开始学习,如果孩子每周能来训练2~3次,一个月之内学会是没有问题的。”

目前,针对校外体育培训预付费监管的具体细则仍未出台,单次课程付费限额、一次性缴费期限等具体规定还有待明细。

针对此次《通知》给出的校外体育培训规范的大框架要求,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此次体育总局发布的《通知》具有明确的针对性,要促进体育培训行业规范有序发展,从业者不能再拿“应试”作为卖点,搞焦虑营销,刺激家长的焦虑,增加学生的培训负担。

熊丙奇认为,要避免体育培训走向应试,针对体育培训出台明确的监管措施,应该是第一步。“在体育培训领域,培训资质、培训内容、培训收费等,其实都有一定的政策空白。此次,《通知》提出的预售费监管等一系列规定就是在弥补政策空白。“

对于后续校外体育培训预付费监管的方向,熊丙奇表示:”体育培训等非学科类机构收费可实行市场定价,但预付费监管可以采取和学科培训机构一样的监管方式;要遏制资本进入非学科培训领域过度逐利,可以选择的监管措施是,明确面向义务教育阶段的非学科培训机构可以登记为营利性机构,但不得上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